美文欣赏:高三(11)阚红杏《花衣》
发布人:  发布时间:2016-11-26  阅读

  

高三(11)阚红杏

    十米长廊,八九观众,六七桃花,三四声琴瑟笙箫,两三句咿咿呀呀,一袭花衣,也可成一道美景。

     黄昏熏得人欲醉,夕阳将最后一丝光线轻拢进这一方小院,此刻,阳光微暖,人情不淡,一切甚是美好。我在这周围住了十年有余,之前却未曾发现有如此清雅之地,不禁有些遗憾,好在,不算太晚。

     隔着粉墙,一曲戏文隐约传来,竟是《游园惊梦》中的唱词: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……”那声音如朱自清笔下的荷影,缥缈。我听得晃了神,急急穿过小院,寻那乐音。

    只见一方小亭,从周围斜伸出几枝桃花。一位粉衣花旦正在亭中轻挪慢摇,虽略施薄粉,画着精致的眼妆,但仍可看出那是一位老妪。她勉强做着挽花碎步,水袖抛舞,眉眼间却尽是藏不住的媚态娇羞,真可谓“回眸一笑百媚生”。

我仿佛有点看痴了,愣了神,脑海里只是突然闪现两个字:风景。可是,一个老太太?

     算了,承认吧,她就是一道风景。

     “则为你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是答儿闲寻遍,在幽闺自怜……”又一折戏开始了,那婉转的嗓音,轻柔的语调,没有国粹大师们成熟饱满的技巧,她不似尚小云刚劲宽厚,也不似梅先生珠圆玉润,可是此刻我却觉得她的声音如春宵的轻梦,余韵悠长,再加这一袭花衣,极美。

     细看看,何止花衣,一旁摆弄着各式乐器的,竟也都已是花甲之年的老妇,弹琵琶的竟一位老大爷!几位老妇的衣着皆整洁素雅,头发一丝不苟地绾成一个精致的发髻,脸上不自觉地挂着微笑,尽是享受之情。欧阳公说的真是没错“妖韶女老自有余态”。我从他们的一拨一弹,一颦一笑中窥见年轻时的光芒,可是此刻,却我更爱他们备受摧残的容颜。

“那个弹琵琶的大爷,快八十了!”见我是生人,一位热心观众自豪地向我介绍着,“他们爱唱戏,现在都退休了,更有时间了,天天来唱,我们也天天来听,看看,这日子,多自在!”言语间,满是欣赏与赞美。

     我不禁想起《寒风吹彻》里那位整个冬天都躲在屋里逃避死亡的姑母,她拒绝感受世间的风景,最后孤独老去。而这几位老人,即使已近黄昏,却硬是把自己活成了优雅的风景。

    我的偶然发现,却成了心中永远的一道风景。是啊,只要有心,到哪都是风景;只要有心,谁人不成风景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指导老师:赵丽君)